谢澜

安静,吾在布局。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十大恶人难得齐聚。却也齐聚不了。
王遗风一脸惆怅的站在他的小阁楼上,手中的笛子横在唇边,想了想,放下去,又想了想,横上来,又放下去,整个过程不发一语,面色不虞,气氛一时凝重。
在场众人提心吊胆,不自觉的随着他的节奏,手放在耳朵上,又拿下来,放上去,拿下来,如此几次后,在米丽古丽的示意下,莫雨皱眉开口。
“烟,谢渊当真是如此说的?”
一边的不灭烟闻言也不惊讶,毕竟这次的消息过于奇异,众人难以信服也是常理。
于是,他狡黠一笑,悠悠道:“消息来自于影,他说……”

“啊?谢盟主说今年与恶人谷休战?”饶是陈月这种情绪波动不会太大的人也难得如此惊讶。
穆玄英也很奇怪,确实,自安史之乱后浩气盟与恶人谷有过一小段时间的休战,可自打自家师父与对家王谷主某一次会面之后,对家不声不响的抢了他们几个据点,他有点怀疑师父是不是调戏王谷主了,可是军师说不可说不可说,他也就没问。
不过休战也好,或许他和雨哥小月就可以一起过个年了,自打出了稻香村,他们好久没在一起聚过了。
陈月看见穆玄英脸上的傻笑就知道他一定在想莫雨,在心里感叹了一句瞎了眼之后她决定放着这傻毛毛变得更傻,自己去找林可人探个究竟。

“所以,”丁丁小心的看了看自家师父的脸色,“浩气盟的人是想和我们一起过年?”
“还有要表演节目。”陶寒亭补充。
“咔!”王遗风手里的长笛应声而断,莫雨不忍直视。
“师父,这是叶庄主送给你的第三个笛子了,弄坏的话,就得托二师弟来的时候再带了。”丁丁无奈的说。
而且二师弟自打和唐门那姑娘成亲之后回谷的次数寥寥无几,说好的共患难呢,不带这样见色忘友的。
米丽古丽闻言扬起一抹笑:“自安史之乱平复已久,之前遇见的好多人自平乱后已无再见的机会……”顿了顿,她愉悦的扫过在座某几人的脸,继续说道,“倒不如趁着谢渊提的这个名头,邀请自己相好之人众人一起过年,不是更为热闹吗?”
“至于节目的话……”不灭烟也是聪明人,一点就透,“肯定比咱们十几个人更有看头。”
大家都心思通透自然无甚不服。
沈眠风自打恢复原貌后还没再见过月弄痕,此番再见,自是再愿意不过的了。
陶寒亭惦记着和雨卓承避世的楚霞影,多年毫无音讯,最近几年刚联系上,自然想和义女女婿再聚。
自打安史之乱中浩气恶人联手,世人对恶人谷稍有改观,孙思邈等万花众人虽然仍在追杀肖药儿,但这次浩气盟牵头,总是要卖个薄面的。
而米丽古丽,烟,莫雨,他们都有想要见的人,所以呢,都同意了。
王遗风流露出些许笑意:“那我给谢渊写信,就托烟你转交了。”
毕竟,表演节目这种事,还是大家一起比较好啊。

烟的办事能力很强。
接到信后,谢渊第一眼就看向了瞿季真,眼里明明白白写着:“这和你说的不符。”
鞠躬尽瘁的瞿军师接过信一看,也不惊慌,意料之中嘛。
要是对面没这种处理方法浩气盟早就攻下恶人谷了。
“盟主,不如就按着王谷主的意思来吧,毕竟……”是你追人家,不是人家追你啊。
谢渊扶额:“听军师的。”
“所以……这是整个大唐所有门派的聚会?”陈月问道。
“嗯。”可人冷着脸。
“很好啊,这样我们大唐女性向驿报就会有新素材的。”月弄痕笑说。
“噫,只要别拆我的cp,随你们。”屋子里唯一的红名补充。
“话说,米丽,你的双教主还没交稿呢。”
“陈月你的毛莫不是也没连载完吗?”
“这是我的柳叶,小婉的唐杨,婧衣的李叶,清虚子的谢李还在邮寄,之岚的裴洛已经连载完了。”
“可人的谢王也快完了吧。”
“嗯。”
路过可人屋子的穆玄英:……她们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小雨哥哥,你在哪。

藏剑山庄
叶英如往常般坐于天泽楼下闭目观花,罗浮仙匆匆赶来,怀里还揣着一只鸟儿。
“叶美人!叶美人!”
听见那熟悉的叫声,叶英淡笑:“是王谷主来信了。”
罗浮仙也笑:“这鸟儿真有灵性,王谷主教的话,都记得好好的,刚对二庄主也说了一遍呢。”
本是夸它之语,谁知这鸟儿却怒了:“不一样,不一样!”
“给叶老二的要官方,老王说要告诉他叶美人已经答应一起了!”
噗嗤,罗浮仙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
叶英顿了顿,才道:“看来我要给王谷主准备新笛子了。”
罗浮仙好奇的问:“为何如此?”
叶英不语,只是用手抚了抚鸟儿的毛。
好友没笛子吹心情不好的话,可是会拔毛的。

天策府
“大哥大哥,谢盟主的信!”
李承恩正在和朱剑秋商量天策府过年事宜的时候,杨宁冲进来,欣喜的叫到。
“说是请咱们一起去过年呢,好多门派也去。”
朱剑秋不轻不重的扫了他一眼:“都有儿子的人了,还这么毛毛躁躁。”
闻言杨宁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半晌才说:“我都好久没见天天和梦阳了……而且,大哥,”他对李承恩挤眉弄眼,“藏剑那位也去哦。”
“皮小子!”李承恩笑着说。

纯阳,霸刀,万花,唐门,五毒,丐帮,明教,长歌,苍云,各大掌门人都收到了来自两方的请柬,而且地方都在……
“枫华谷紫源山?!”

……
确实挺热闹的。王遗风站在亭子里,手里拿着叶英刚送他的新笛子,想起刚才他顶着“李承恩的怒视”buff和谢渊疑惑不解的目光从叶英手里拿过笛子时的酸爽,不禁想着,看来下次得对灰灰更坏点。
莫雨人在这里,心却不在这。
浩气盟众人来的最迟,比断腿的唐傲天都迟,来了之后谢渊照例领着穆玄英在各大掌门面前溜了一圈,就差没说这是浩气盟下任盟主请诸位多关照点了,刚开始大家还官方的说了什么吃好喝好,后来就老的少的男的女的各自聚去了。
毕竟无论如何,战争结束了,我们都活着,不是应该庆祝下么,虽然大家各干个的,各找各小情人老情人儿子女儿媳妇掌柜的,但是在一起的这种快乐,是不会变的。

“……一别多年,长进了啊。”不灭烟咬牙切齿的瞪着天璇影。
“胡说什么,上月我们还一起回密室了。”天璇影不紧不慢的反驳。
“是啊,毕竟在那,你‘不小心’弄坏了我的机关小猪。”
“现在不是正在给你做吗?”
“你‘做’的挺‘好看’的啊。”
天璇影奇怪的看了看自己做的机关小猪,大红的肚兜,“确实啊,多适合你。”
“……靠!唐影,你毁了我的机关小猪!”
“那个蓝色太浅了。”浩气的蓝是什么蓝对家你还不知道?
“别说话……”
“吻你?……靠,唐烟你打我干嘛!”
“吃我一发追命!”

“柳儿……”
“沈大哥……”
一别多年,近来可好?

“柳妹!看我的河灯多好看!”
“……”
“哎,你的怎么坏了?……啊,我笨手笨脚的,修不好……要不,你放我的河灯?”
“……”
“唉呀你别哭呀,女孩子哭花脸就没人要了啊……唉怎么哭的更大声了,好吧好吧……我要你,没人要你我要你!”
“……沈大哥,一起放河灯吧。”

“这河灯……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好看……”
“柳儿……你哭了?”
“……不!我才不哭,我霸刀儿女,从不流泪!”
“……哎呀,一个河灯过来了,我们一起放吧。”
“沈眠风,别碰我!”
“柳儿……”
“怎么,不敢和我动手吗?既然如此,你当初为什么不告而别?!”
“……哈,女孩子太凶会没人要的……唉呀怎么打的更厉害了啊,好吧好吧……我要你,没人要你我要你!”
“……沈大哥。”
“……无论如何我都不会伤害你的,柳儿,我不想再错过你了……”
“……嗯,放河灯吧。”
“好。”
“沈大哥,一起吧。”

“叶庄主与王谷主好似知音。”
“……只是兴趣爱好相同,朋友知己。”
李承恩按耐住心中的悸动,强装镇定的问:“那李某……可算是庄主的朋友?”
“……”
身边的鹤发黄衫之人不发一语,从身上解下一个物什。
“这是……”叶家的伯氏埙?叶英这是要……
清越的曲子响起,仿佛在诉说着深深的情意……
曲云闻声停下了脚步,怔了怔,呢喃:“叶郎……”

“云……这是我们叶家的埙,可以用它吹好多曲子,我,我给你吹一曲吧……”
“好,我给你伴舞。”

叶晖按了按眉心,听到曲音后不由得愣神,亦是记起了当年旧事。

“叶郎,你吹的真好听!”
“云……你跳的舞也好看……不过,你,你不懂吗?”
“……我,我要听你亲口告诉我。”

“我喜欢你,……我爱你!”

李承恩大惊,随即大喜。
这个人,这个冷清淡漠的人,对他说他喜欢他,不,他爱他,这叫人如何不开心?
他大胆的亲吻自己的心上人,那人也回闻他。
此情能与君共相守,叶某三生有幸。
李某亦然。

“云……我后悔了,可是,晚了啊……”
“叶郎……阿亮,我们走吧,去找姐妹们。”
浪漫至极的一曲诉心意,两方人不同的心思……

“小婉,你去哪了……咦,这是?”
唐小婉一手拉着唐无寻,一手拖着杨饮风,笑着对自家恋人说:“这是我的新素材……哦不,这是我哥和我嫂子!”
“杨兄……一别经年,你竟成了叶某的嫂子……”
“这个……在下也难以解释清楚……”
“有什么好解释的?反正你都已经是我的人了!”
“无寻……”
“饮风……”
真是瞎了眼了,唐小婉想。
“好了,凡哥找我什么事?”
“……我大半天没见到你,问三哥他说你和婧衣一起去玩了。”
“嗯……没事,好啦,咱们回去吧。”
“嗯。”

“东瀛也有这样的节日罢。”
“可是之前我过的时候没你呀。”
路过的叶绮菲:青梅竹马敌不过天降。

“你想去千岛湖看看?”
“嗯,毕竟现在大师兄回来了,也不用再担心掌门了,我想去各地游玩。”
“于睿……无论你想去哪,我都陪着你。”
“好。不过,教中事务不用担心么?”
“有圣女在。”虽然教主跟他老相好跑了,左护法跟他老相好跑了,右护法也跟他老相好跑了,可是,圣女在啊,所以,没关系的。
陆危楼:哈桑,经年不见,现在可好?
柳浮云:叶炜,刀剑已钝,只余思念。
沈酱侠:烟儿……义父想你,我也很想你。

陆烟儿:……
猫眼已瞎。

“之岚,感谢上天让我们再次相爱,这次,我定不会忘记你。”
“祁进……我也一样。”

“洛风,你捂眼睛干嘛?”黑长直的药王首徒问。
“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好闪。”
比掌门给师父投喂糖葫芦还闪。

阿麻吕:你们不要手拉着手坐在一起我就信了你的鬼话。

“天天!”杨宁开心的奔向自己的儿子,然而一个大大的吻却落在了纯阳道姑的嘴上。
这么小就给孩子放闪真的好吗?真的不会伤害到他幼小的心灵吗?李无衣暗自吐槽。
不管他被伤没伤害,反正我是受到了伤害,表示狗眼已瞎,不,我是苍云军,又不是爹所在的天策,不过还是狗眼已瞎。
这个狗,是单身狗。
七姑娘,给个风袖呗。
冰心会死人的我给你说。

“凤瑶,战争结束了,你跟不跟我回长歌?”
“……”眼前的少年变得愈发成熟,不过……
“你得先把我之前送你的笛子找回来,我再跟你走。”这颗心可是没变样呀。赵,宫,商。

“莫雨,去吧。”谢渊这老小子总算放人了。
“谷主……你,保重。”

喂喂,又不是让你离谷,不对,既然大家现在这么和平,那莫雨这死小子肯定会被穆玄英拐走的!
求助,自家养了十几年的猫被对家狼叼走了怎么办,要不要打死对家老大?
“……看来是不用了。谢盟主,躲在那鬼鬼祟祟的可不是你的风格,出来吧。”
“在下给王谷主带了酒。”
那就喝吧。一醉方休,虽然醉了会发生什么事也说不太清楚。

不过这时候,还是和你一起喝酒比较好啊, 我的宿敌。

“毛毛。”
“小雨,我有话要给你说。”
“……没大没小的,叫哥。”
“不叫,叫了之后咱们的关系就永远只是兄弟了,可我不想和你做兄弟!”
“……是因为……唔……”
很好,没有推拒,说明小雨心里还是有我的。
一吻方毕,莫雨还有些喘不上气,正愣神思考毛毛和自己关系的时候,就听见穆玄英倒豆子般的一席话。
“小雨,今天我们把话说开了。”
“我不止想和你做兄弟,我还想和你做,就刚才那种事情,我想亲你,想抱你,想和你一直在一起,还有些别的我也想和你做,一样一样的,都和你做。”
“小雨,我不强硬你就不会当真,你纵着我真的只是因为我是你弟弟?你敢保证你不在意我?”
“之前谢伯伯他想给我找个姑娘娶了,我告诉他我谁都不喜欢,其实我骗他的,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啊小雨!”
“如果真的要让我和谁一直在一起共走江湖度过余生的话,我只有一个答案,就是你。”
“小雨,你呢?你的答案是谁呢?”
耳边传来毛毛坚定不移的告白,莫雨的内心却一片茫然。
喜欢是什么爱是什么他从来都不知道,对毛毛的好也是认为他是自己弟弟,离别前是这样,可是离别后呢?
他怔了怔,看着自己面前这个青年的脸,他的少年意气逐渐被战争打磨的成熟,不过这双眼睛,与他记忆中的那个人并无太大差别。
可是,他的眼睛里有了对自己的渴望,爱慕,毫不掩饰的情感一一展现。
而自己呢,之前的话确实是当弟弟一样看待,可最后……毛毛娶亲的情景他想都不敢想,很久之前这样的想法就存在了,战争时也这样想过,若是他战死了,若是他战死了……他必将先平战乱,后与君同赴黄泉!
思及此,莫雨不由得再看了看面前这个人,他是毛毛,莫雨的弟弟,但同时也是穆玄英,莫雨这辈子最爱的人。
莫雨想了想,如果真是有那么一个人的话……
“毛毛,我也希望是你。”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只希望明年,后年,再再以后,我们都一直在一起,永远不分开。
这个江湖,幸甚有你。
这个新年,和你一起。
诸位有情人,祝大家新年快乐!

评论(18)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