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国之后不许成精啦

cp多且杂

金光大学日常(欢乐全员向,可能OOC)

设定雁王是苍离的弟弟。


9.
如缺舟所料,这次的文化祭热闹程度远胜从前。
特别是…当《惊鸿一面》的前奏响起,南宫恨和网中人一起现在舞台上的时候。欢呼声,掌声此起彼伏,连绵不断。
南宫恨一边从俏如来的手里接过麦克风,一边深情而又专注的凝视着低头不做声的网中人(误),清了清嗓子。
全场寂静,严阵以待。
“……不恋红尘,却难舍回忆,每一段都有你。”唱毕他的部分,黑白郎君用胳膊肘撞撞网中人,示意:该你唱了。
网中人定了定神,面无表情的,视死如归的,迈出了唱女声的第一步。
“年少初遇,常在我心,多年不减你深情……”
唱着唱着,不知不觉中,两个人越来越配合,由刚开始的磕磕绊绊转向了声情并茂。时不时的眼神交汇而又避开,更是将全场气氛推向了高潮。
某个角落里。
“无心你真的是太厉害了!”飞渊一边嗑着瓜子一边小声的赞叹。
“我本来想的还是按照他们两人的个性是不可能唱这首歌的,真是没想到啊!”凤蝶也由衷的开心。
“不过,”万雪夜想了想,还是开口问道:“无心你是怎么说动南宫教授的?”
“简单。”忆无心欢快的挑了挑眉,“我就告诉他近来网中人教授很是重视小空,曾多次给他开小灶,教一些课外知识。黑白郎君要是不做些什么的话,网中人院长就不会陪他喝酒打架了。”
“所以,你就告诉他,”雨音霜眨了眨眼睛,“在校园文化祭上唱一首歌是联络感情的最好方法?”
“无心,真不愧是你。”幻幽冰剑作结。
忆无心笑的灿烂:“感谢组织的认可,无心会继续努力的!”
——比如说,下次,促成爹亲和大伯之类的。
……
一曲毕。
网中人用力踩了南宫恨一脚,面红耳赤的瞪着他:“剑道馆,三号室,我要与你决一死战!”
“哈哈哈哈!”南宫恨大笑:“别人的失败就是我的快乐啦!”
不过,这只蜘蛛红着脸的时候,还挺好看的。
于是,这两人,在众目睽睽之下,一前一后的离开了。
俏如来腹诽:教授们就是任性,秀还要这么光明正大的。
擦了擦不存在的汗,俏如来微笑(误)着说:“感谢两位教授带来的动听歌曲,接下来,请…嗯?”
“请…竞日孤鸣教授为我们带来歌曲:如果的事——谨献给校医务室的姚金池小姐。”
……
“啊啊啊!”公子开明一边在服装室里转来转去一边哀嚎,“这真是只讨厌的落翅仔!明明本策君都答应跳这什么劳什子舞了,他还要本策君穿这种衣服!”
“明。”一旁的鬼飘伶“好心”的落井下石道:“雁王竟然了解,明的身材如何,我认为,他是很认真的在,为明挑选衣服。”
“而且,”鬼飘伶再次打量了一下公子开明的演出服装,“这件衣服,不错,与明早跳的舞,很搭。”
被策君拖来倒苦水的默苍离闻言,将目光从IPAD上移开,认真的看了一眼放在床上的衣服。
白色衬衫,…黑色长裤。黑色皮鞋。
“……”默苍离顿了好久,认真想了想自己平时对弟弟的教育方式,好久,他才对公子开明的处境,有了那么点,细微的同情。
……
——用算计去得到你想要的。
当初他被师尊带离家族的时候,给自家弟弟留下的,只有这句话。
后来发生的事情太多,父亲去世,母亲罹难。家业衰败,族中发生内斗,他彼时刚继承矩子之位,只来得及将鸿信带走,而霓裳,她……不幸逝去。
鸿信因此与他产生了矛盾,直到近年来,鸿信明白了自己当初的无情是无奈,兄弟两的关系才真正恢复。
不过,那几年的孤立无援,也造就了他现在的性格。
——孤僻冷漠,黑暗中的黑暗。与当初的你,很是相似。
欲星移曾这样评价。
这与他不无关系。默苍离试过许多次,想要将自家弟弟改变,可都是无用之功。鸿信和作为矩子的自己很像,不,可以说,他是在模仿自己,一言一行,一举一动。
自己是因为遇见了…所以才只专注对…一人,因而没有独自一人站在整个世界的对立面,可是鸿信呢?
虽然除了…之外没人看得出,但他彼时确实很忧心。
但自从来到这所大学后,或者是,自从结识了某策君之后,鸿信改变很大。
他是真的很在乎公子开明,无论是与他打赌,逼他求他,还是现在这种情况。
只不过,以这种方式……如果对方不在意他,那么结局,只能是失败。
而且……
默苍离面无表情的点开与凰后的聊天框,鸿信如何了解这些东西的,自然与某人有关。
那个叫《威风堂堂》的歌曲,有点一言难尽。便是默苍离一向犀利的矩子舌,也无法作出评价。
早知道当初就把鸿信交给老二照顾了。
默苍离在心中腹诽。果然,虽然自己敢与天争斗,可自己的天运,还是不太好。
……
“默苍离嗳,”某策君蹦过来,“那只落翅仔是你弟嗳,你确定肯定一定要让他胡闹吗?”
“……”不语。继续玩IPAD。
公子开明又叹了一口气,“阿飘~~”
鬼飘伶步子停了一下,“你确定不帮帮可怜的我?”
“我,不是不想帮,而是,”鬼飘伶说着蹩脚的中原话,“明,这是雁王,和你的事,他会,报复。”
“我有事,先走了。”说着,鬼飘伶轻快的躲过公子开明的攻击,离开了。
啊啊啊啊,天要亡本策君啊!公子开明哀叹。
突然,他勾起唇,笑了笑,落翅仔,你以为你真的赢了吗?只要一句话,一句话,我就能让赌约作废!哼!
“就算是你想让赌约作废,”雁王推门进来,“也得先完成我提出的要求。”
“公子开明,你的节目是下一个,准备好了吗?”
!!!
这只落翅仔是怎么来的?房间的安全性他已经确认了啊?难道……
看了看默苍离空空的座位,公子开明咬牙切齿:“你很快就会栽在我手上的,默苍离!”
是时候联系那个人了。
可是,在这之前,他得……换上这身骚包的要死的衣服,出去表演!
“落翅仔!本策君要换衣服了!你速度消失赶紧消失马上消失!”
10.
这次文化祭唱歌的很多,但比较受欢迎的就只有南宫恨网中人的惊鸿一面,原因无他,受众广大,萌点多多。然后西经无缺和长琴无焰的节目也很受欢迎,虽然两人并没有要得奖的意思,但大家都都说,他们是在发狗粮。
鬼飘伶的魔术赢得一片掌声,相对而言,应龙师的戏法就有点单调。
剑无极他们的《红楼梦》倒是获奖呼声最高的,这让他们很是开心。
尤其是主演银燕,他演的刘姥姥简直神了——元邪皇语。
这个男孩子,是个人才,以后要多多关注他。元邪皇对缺舟说。
而苍狼笑的倒进小空怀里的一幕也留在了许多手机相册里。
更别提神田将茶喷到凤蝶的裙子上,凤蝶将碗里的冰水合在雨音霜的身上这些场景了,总之,都是笑点。
俏如来抬手示意大家别笑了,苍狼也顺势从他手里接过话筒:“恩,看了有趣的话剧之后,请大家欣赏,恩,由公子开明教授带来的舞蹈,恩,威风堂堂?”
……
还是那个角落,还是那些人。
“哇塞!”飞渊吹口哨,“上官教授的要求也太劲爆了吧。”
“恩。”凤蝶点头,“没想到,上官教授比主人的占有欲还强。”
“为什么这么说?”忆无心好奇的歪头。
幻幽冰剑解释道:“相信这两位教授的赌局已经全校皆知,而且策君输了也是众所周知的,此次他穿着这样的衣服跳这样的舞,再加上……”
“再加上雁王在节目结束后的某些可能的行为,这就等于向全校宣告,策君是他的之类的事了。”万雪夜补充。
果然啊,众人感叹。智者相斗,输的人,一般比较倒霉。
……
即使是公子开明这般的意志坚定,也免不了被那响彻礼堂的尖叫声掀翻。音乐结束后,随意解开了衬衫的第一二个扣子,从手上变出一大把玫瑰抛向台下,鞠了一躬后,他正准备离开,却又听到了尖叫声,来自后台。
“怎么回…唔。”惊讶的睁大双眼,公子开明余下的话全被堵在了嘴里,以一个霸道的吻。
“公子开明,我果然还是不能放你这样吸引别人的目光。”上官鸿信强势的将他的身子扳住,伏在他耳边说,“我们的赌约作废。”
“这一局,赌心。”雁王丝毫不理会台下众人的惊异,“而且,你还是会输。”
“要试吗?公子开明。”
然后公子开明极为嚣张的挑衅:“哼!本策君才不会输给你!”
“因为,”他笑的很是得意,“你已经在意我很久了,上官鸿信。”
“所以,我赢了。”
这是他早就发现的事实,再加上向神蛊温皇的确认,他更是肯定,这只落翅仔喜欢自己。
哼哼,他要借着这一次的赌局,好好打击这只落翅仔!看他下次还敢不敢对他做出那种事!
“是吗?”雁王勾唇。
也许你并没有发现,但是,公子开明,这场,我们是平局。
不过,在以后,我们还会有很长的时间,来继续我们的赌局。
你可要做好准备了,公子开明。
……
“师尊,”俏如来捂脸,“他们真是对笨蛋情侣。”
“也许真是我上辈子做人失败吧。”默苍离平静的陈述。
欲星移扶额:“师兄,那是我的口头禅。真是的,我快要不能呼吸了。”
一旁的凰后捂着嘴笑。
苍狼还是比较镇定,虽然他的嘴角还在抽搐。
从舞台底下跳到台上顺便强吻对方,上官教授。你果然还是看过《如何追到一个迟钝的恋人》吧!
“最后一个节目,由四智为我们带来的英文剧——《简·爱》。”
哎,不是四智,是三智啦!
竞日孤鸣喝口茶,在心里感慨,还好小王没有参加这个话剧,不然,金池会笑话小王的。
……
“Oh,真是没想到,默教授,作为数学院院长,his English is so excellent!”鬼飘伶夸张的赞叹。
“恩,”俏如来颔首,“师尊一向是无所不精的。”
不知道从哪蹿出来的银燕:“大哥,我觉得他们四个都差不多啊,你是怎么听出来默教授更厉害的?”
俏如来沉重的说:“师尊是标准的英国伦敦腔。”
“而且,这是作为一个师控的,基本修养啊。银燕。”
……
“你难道认为,我会留下来甘愿做一个对你来说无足轻重的人?你以为我是一架机器?——一架没有感情的机器?能够容忍别人把一口面包从我嘴里抢走,把一滴生命之水从我杯子里泼掉?难道就因为我一贫如洗、默默无闻、长相平庸、个子瘦小,就没有灵魂,没有心肠了?——你不是想错了吗?——我的心灵跟你一样丰富,我的心胸跟你一样充实!要是上帝赐予我一点姿色和充足的财富,我会使你同我现在一样难分难舍,我不是根据习俗、常规,甚至也不是血肉之躯同你说话,而是我的灵魂同你的灵魂在对话,就仿佛我们两人穿过坟墓,站在上帝脚下,彼此平等——本来就如此!”
虽然内里波澜不惊,但在外人看来,默苍离似是要发怒的样子,手攥得紧紧的。
“本来就如此!”
在心里着实感叹了一下自家恋人的演技,神蛊温皇重复道——“所以,”他补充道,一面用胳膊抱住默苍离,搂到怀里,一面将嘴唇贴在默苍离的嘴唇上,“所以是这样,简?”
这是个真正的法式长吻,比金子都真。
千雪孤鸣表示,他快没眼看了,这可恨的目小温,硬是逼着他念旁白,他想,念就念吧,没想到——
他拉住身边惊呆了的赤羽:“信,我们先走吧。”
这个秀秀秀的世界,还能不能好了?
……
结果毫无悬念。
神蛊温皇看着摆在地上的八份大礼包,无奈的笑:“矩子大人呐,千雪和军师大人好像,生气了呢。”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