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国之后不许成精啦

cp多且杂

金光大学日常(欢乐全员向,可能OOC)

感觉一直没有的少女心爆棚了,果然我还是爱写一些甜蜜蜜的日常~~
啊,不小心脱离了大学主题~😂😂

5.
俏如来生病了。
公子开明偷偷告诉鬼飘伶。
鬼飘伶偷偷告诉墨雪不沾衣。
墨雪不沾衣告诉了风逍遥。
风逍遥告诉了自家老大仔。
“什么?!俏如来生病了?!”苍越孤鸣“唰”的一下站起,看起来紧张极了。
铁骕求衣点头。
“怎么办,怎么办啊!俏如来生病了!”苗疆集团继承人着急的在书房里踱来踱去。
看见自家准BOSS为心上人而不安的样子,铁骕求衣强忍住笑意,佯装正经的说:“少爷,您其实可以去医院看望俏如来先生……”
“啊,对。我马上就去。”苍狼闻言,仿佛抓到救命稻草似的,拔腿就跑,速度快的出乎意料。
“不过…”,铁骕求衣补充,“您应该带上一些慰问品…”
“老大仔哎,少爷已经走了,你现在才说,不是…”
有点晚了吗。
——风逍遥目瞪口呆的看着白日无迹在某人的指示下,飞奔下楼,手里,貌似拿的是…玫瑰花?
寒假期间,苍狼几乎就没办法“巧遇”俏如来,因为这几天,俏如来太忙了。
要去师尊的公寓,宫本师尊的木屋,小空常去的酒吧——当然还是为了劝他回去,以及自己家。
某天出门,他恰巧忘了带围巾,却刚好不幸遭遇了风雪交加的天气。因为急着办事,他并没有暂歇,而是不停奔波,结果刚一回到家,就病倒了。
还珠楼医院。
史艳文担忧的目光,俏如来自是感受得到的,但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内疚。
——爹亲已经在这守了一天一夜了。
从昨天住院开始,俏如来就处于一种奇怪的状态。身体很劳累,但精神却是清醒的。他清楚的“看到”银燕、小空、剑无极他们焦急的围在他身边,父亲和叔父都挂上了黑眼圈,师尊也来了,而且没带IPAD,还有师兄,策君他们……
他想要告诉他们不要担心,他很好,他没事,可是,他却无法开口。
在意识涣散的那一刹那,俏如来欣喜的看到疲惫的父亲被叔父强硬的拉回去休息,睡着的师尊让温皇教授抱了出去,其他的人,也都离开了。
陷入黑暗后,俏如来对自己说,晚安,做个好梦。
——他知道,自己只是太累了,而已。
夜深了。
苍越孤鸣会说自己现在病房门口不肯进去吗?当然不会。
但事实的确是这样。
自从下午得知俏如来生病之后,他顾不得父亲让他去和某某小姐吃饭的命令,直奔医院。可就算打听到心上人的病房,他也在门口犹豫半天不敢进去。
他自认为和俏如来的关系还不错,但这只是局限于在校内。他们同学两年,虽属不同系,但因为默教授与祖王叔的关系还是有所接触。
他早就听祖王叔说过默教授的徒弟是如何如何厉害,可只是听过。但真正见面时,他的确因俏如来身上那份气度而震撼。
因为他不是中原人的关系,除了风逍遥,梦虬孙,北冥觞等人,他与其他同学的交往并不如何顺利,而且前者还是因为他们是发小,后者则是在商业宴会上结识。
而和俏如来关系好了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他认识了雪山银燕,剑无极,雨音霜,小空,忆无心,凤蝶……
后来,他因为某些原因,对雨音霜很有好感,曾经一度想过要向她求婚,可是,霜姑娘很坚定的告诉他,她只喜欢雪山银燕。而且——
“苍狼,你确定,你真的喜欢我吗?”霜这样问他。
也许他还应该感谢霜姑娘,若不是她这样说,他从来就不会意识到他喜欢俏如来,或许,他会错过他。
——但事实上他现在已经错过了。苍狼烦躁的拽头发。耽搁的时间够长了,再不下决心……
突然,长久接受训练的直觉让他侧身一躲,避开了某绿衣人的IPAD攻击,可没想到的是,他被某蓝衣人顺手(重读)推进了房子里。
——等等!
“咔嚓~”房门被从外面反锁,苍狼还来不及反抗,就被推入了龙潭虎穴(误)。
“噫,亲爱的矩子大人,你这一招很阴险啊~”温皇笑的很愉悦。
“你也一样。”默苍离看了看时间,说道。
“更难得的是,”温皇猛的靠近默苍离,“矩子大人和我,默契十足啊!”
——对于这种自夸同时还不忘秀的行为,我只想说,墨镜来一份。BY因为史艳文不放心俏如来坚持要再来守夜却被自家胞弟强硬按住睡觉所以代替兄长来的藏镜人。
不过——“不应该啊!”
自家乖侄儿为什么和孤鸣家的小崽子混在一起了?!
咳咳,说的好像他自己没和一个叫千雪的孤鸣混在一起的一样。
6.
当然,此时的苍狼,内心是崩溃的。
本来口才还差不多的他,每次和俏如来说话的时候都会因紧张而结巴。
自认为生活技能还不错的他,每次和俏如来在一起都需要他的照顾。
而现在,俏如来生病了,睡着了,说不了话,照顾不了自己。现在,他可能需要的就是苍越孤鸣。
给自己打了打气之后,苍狼走到了俏如来的床边。
借着月色,他的脸好苍白,他的眉头一直皱着,他的睡姿很安然,他……
苍狼想了想,将白日无迹交给他的玫瑰花放在床边。
看了看表,大概十点左右,父亲,还会生气的吧……
想到这,苍狼有些泄气。喜欢又如何?父亲他,不会同意的,而且,史教授也…不一定会同意的。
突然,“啊,是父亲的电话!”苍狼瞪大眼睛,找寻可以打电话的地方。可是很遗憾,他失败了。
……
俏如来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里刚开始的时候,有父亲,叔父,银燕,小空,无心,还有爸爸和妈妈……后来,就出现了宫本师尊,师尊,剑无极,温皇教授,赤羽教授……后来的后来啊,走了策君,师兄,师叔们……再后来呢,出现了“他”,他很好,他的眼睛是很清澈的蓝色,湖水一样的蓝色,他的声音也很好听,他长得…也很好看。
他一直陪着自己,他们去看普罗旺斯的薰衣草花海,听大本钟每日敲响的第一声,在东瀛的樱花雨里许愿,吃苗疆特产的时候幸福的眯起双眼……
他们在教堂里接受神父的祝福,亲人的恭贺,他们拥吻……
可是,俏如来却想不起他的容貌和他的名字。奇怪啊,那个人之于他如此重要,怎么自己会不知道他的容貌呢?
“……总之,父亲,这是我第一次这样坚定的说。”
“我不会去娶那些小姐名媛们。”
“我会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
“这份爱无关性别,年龄,身份。”
“只是在那个正确的时间里,我遇见他了而已。”
“而且我已经有一辈子不放手的觉悟。”
“父亲,我爱俏如来,我会永远和他在一起,永不分离。”
是“他”的声音,对,是他!
那,他是谁呢?
“以苍越孤鸣之名起誓……”
梦里,那个人温柔的笑:“俏如来,我爱你……”
苍狼……
“苍狼…”
苍越孤鸣搞了好半天才弄明白,原来祖王叔早就看穿自己对俏如来的那点小心思,而且提早就给父亲打了预防针,所以大家知道后,除了千雪讶异了点其他人全都是面无表情。
或许是祖王叔在家里的位置太重要,他很赞成,所以父亲也没反对,千雪王叔已经开始准备提亲了……
幸福来得太突然,他都有点恍惚。
电话那边。
颢穹孤鸣,竞日孤鸣,千雪孤鸣,天阙孤鸣,战兵卫坐在同一排。
史艳文,藏镜人,默苍离,神蛊温皇,雪山银燕坐在他们对面。
面面相觑。
对于到底是苍狼单箭头还是他们两个双箭头的问题,众人表示绝对是后者。
——连默苍离都说了,同样是外界人,为什么俏如来更喜欢和苍狼在一起而不是和北冥觞?就算是因为后者有飞渊,那梦虬孙又如何解释?
温皇一边摇扇子一边愉悦:“虽然俏如来是我曾经理想的女婿……”
“闭嘴。”默苍离说。
这两人的赌局,果然还是输赢对半。
……
听到俏如来的呼唤,苍狼惊喜的转身:“你醒了?”
“恩。”俏如来尽力想要坐起来,结果还是失败。
苍狼急忙抱住他:“你别急,再多休息一会儿。”
他没有提为什么自己这个时间点会在这里,俏如来也不会去问。或许这就是发自内心的信任。
俏如来看向夜空,半晌,开口道:“苍狼,你知道吗?我刚才做了一个梦。”
苍狼温柔的拥住他——像在梦里一样,他的蓝眼睛闪闪发光:“不必告诉我你梦到了什么——”
“哎?”俏如来瞪大眼睛。
随即某人就在他身边躺了下来:“我们一同入梦。”
……
黑暗中,俏如来放心的闭上了眼睛,幸好床很大,所以他们能躺在一起。
幸好拉着手,所以他们不会分离。
苍狼,温柔的你,羞涩的你,强势的你,不知不觉中,我喜欢上了每一个你。
……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在脸上,俏如来睁开了眼睛,不出意外的,对上了另一双眼睛。
“早安。身体感觉怎样?”
“恩,好了。”
床头的玫瑰花依旧散发着芳香,像永不褪色的爱情。
——像无法代替的亲情,友情。
门忽然开了。所有人都走了进来。
“精忠。”“俏如来。”“大哥。”
谢谢你们,一直都在。
今天早上,金色的阳光洒满蓝色的海洋,像俩双眼睛,隔着空气发光。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