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国之后不许成精啦

cp多且杂

金光大学日常(欢乐全员向,可能OOC)

1.
默苍离觉得,在这么冷的下雪天里,千雪孤鸣能早起给赤羽信之介隔着一个宿舍送来热腾腾的豆浆和包子,肯定是真爱。
——不过,“为什么他也会有?”面无表情的脸配上坚定不移的指向某个窝在毛毯里的黄衣人的手指,墨家矩子的此时此刻的语气让千雪给赤羽夹包子的筷子抖了一下。
差点把包子掉在某位学生的论文上,千雪小心的瞥了一眼赤羽的脸色,确认他仍目光呆滞,手中的笔还在不断挥舞着后,松了口气般的将包子喂进了自家恋人的嘴里。
哦,没错,是嘴里。当然,这并不能代表我们的赤羽教授是一个大嘴男——虽然,嘴大这一特征不会影响他男神般的外貌,也不会影响千雪对他的喜爱。只单单是因为今日的包子,准确来说,是姚金池竭力向千雪推荐(竞日孤鸣最爱吃)的包子,过于小巧了。
简直就和饺子差不多大啊,千雪吐槽。
不知道王叔到底是看上它什么了。不过说真的,刚开始金池托他给王叔捎早餐时他的内心是拒绝的,但是在某位姑娘的花言巧语(误)下,千雪相信了赤羽可能会喜欢这种包子的可能性,于是他就极其自然的给自家恋人买了一份……于是他也顺便(重读)捎了一份给自家王叔——在(疑似)自家王婶的请求下。
这就是事情的经过。只是,默苍离才是需要这个解释的人,但很明显,千雪正在专心致志的服侍他的赤羽,没有时间(重读)。
捂了捂眼睛,竞日孤鸣感叹,小千雪和赤羽先生秀恩爱的力度真是越来越大,早知如此,小王就不应该点拨小千雪,让他认清自己的感情。
你现在说这个什么用都没有了。默苍离冷漠脸。空气中,冰霜又明显了一些。
说的好像当初你和温皇没有助攻一样。竞日在心底暗暗吐槽。
不着痕迹的将毛毯往上拉了一点,竞日尽量坐直身子,蓄力:“默教授,小王认为你应该知道这是小王的金池(重读)托小千雪捎的爱心(重读)包子呀!”
“!”默苍离划IPAD的手指停顿了一下。
抛下一颗炸弹的同时,竞日好像还是嫌这个消息不够劲爆似的,他微微瞪大眼睛,一边用餐巾纸优雅的擦拭修长的食指,一边疑惑的发问:“或者是,教授竟然不知道我和金池已经领过结婚证了?”
“!!!!!”靠北!!这是什么时候的事?王兄怎么没告诉自己?还是,这又是某只王叔先斩后奏的小把戏?千雪孤鸣连给赤羽喂包子的筷子都差点松开,哦不,是已经松开。
在众目睽睽之下,千雪急忙伸长脖子,竭力叼住包子,谁知,却接触到了另一个柔软的事物。
——赤羽的嘴唇。
默苍离在这时表现出了惊人的冷静,虽然他刚才被(只有一人的)竞日秀了一脸,现在又被千雪赤羽的闪光弹波及,可他依旧是那么淡定,如果你忽略他手上正在不停“咔嚓咔嚓”的动作。
说不定这又是要挟赤羽的好工具。
竞日捂眼,那他刚才的故意秀优越是在做什么?挑衅某只单身狗吗?为什么他在有金池的前提下还是被默默的喂了一大口狗粮?虽然看见了教授一瞬间诧异的表情,但是谁知道后面会被怎样报复,刚才他还想到了回击的办法,现在他只想脱离苦海啊!为什么以前从没发现小千雪这么厉害呢!果然傻人有傻福啊!
在在场众人除默苍离外全都呆愣的情况下,又有一个与竞日一样,唯恐天下不乱的人出现了。
“咿,好友真是主动呐!”神蛊温皇一边笑着,一边悠悠的从楼上缓步移下。
——啊,又有一个看热闹的来了。
默苍离在心中慨叹,真不嫌事大。
虽然今天依旧是被千雪赤羽秀了一脸,但竞日孤鸣确实是这个宿舍里第一个宣布脱单的人,不过,在前者强大的闪光弹下,这并没有什么卵用,所以,竞日先生,在女性被允许进去男性宿舍之前,请继续和温皇,默苍离啃狗粮吧!
“嘀嘟,玩家竞日孤鸣没有达成成就:以告别单身来回击默苍离嘲讽棋艺之败,请下次继续努力。”
“嘀嘟,玩家千雪孤鸣达成成就:闪瞎双眼,请下次继续加油。”
“嘀嘟,玩家神蛊温皇达成成就:第二十七年的单身狗,请争取早日脱单。”
“嘀嘟,玩家默苍离达成成就:第二十七年的单身狗,请争取早日脱单。 ”
2.
赤羽真的不想再去理会温皇调侃的言语,可是,他又不得不理会。
默苍离上次拍了四张各种角度的,他和千雪亲吻的照片,换取捎四顿早餐的权利,可鬼知道目小温那鬼崽子与他做了什么交易,换成了替他们两人各捎两天早餐,本来赤羽有六点起床出去和千雪晨跑的习惯,可因为某些人总是在上课前一个小时起床的缘故,他得多跑一趟!
唉。坐在物理办公室里,赤羽感叹,好在这两天过去的很快,千雪的不自然也消失了,虽然这点拿手指头想都是某王叔作的经,赤羽也没力气和竞日算账了。
“信。”直到宫本总司拍了拍他的肩膀,赤羽才发现自己又在发呆,定了定神,他问:“总司,怎么了?”
宫本难得露出窘迫的表情:“你能帮我问一下紫,霜和瞳她们,如果是女孩子,最希望收到什么礼物?”
闻言,赤羽先是瞪大双眼,挑眉:“果然是伊织来找你了。”
宫本点头:“还好,这次赌气的时间不长,我告诉她了,等带完京一,剑无极他们就回去。”
“她同意了。”
赤羽大喜:“那,赤羽信之介,在此,就先恭喜你们两个了。”
“恩。信,你和那个……千雪,伊织和泪都祝福你们。我也一样。”宫本想了想,还是说了这句话。
“有你此言就够了,替我谢谢他们。”赤羽垂下眼帘,掩饰自己的那份感动,来自朋友,来自亲人。
“那,我先去上课了,信,你继续。”宫本面带笑意,调侃道。
“恩。”果然啊,他们以为自己刚才的发呆是在想……他啊!赤羽捂脸。
说起来,千雪今中午约自己吃饭,看看时间,该走了。赤羽揉了揉太阳穴,活动了下腿脚,理了理头发,正准备开门时——“策君?”站在门外正准备推门进来的人仿佛也有点诧异,一连往后退了三步,恰巧,撞到了另一个人身上。
“雁王?”
“落翅仔?”
某人挑眉,眼神危险的看向公子开明:“你,赌输了。”
“那又如何?你这只落翅仔能拿本策君怎样?而且,输了就输了,本策君十分英明非常英明绝对英明,下次一定肯定确定赢你!!!”被抓住的人虽然耷拉了马尾,可还是精神抖擞的反驳上官鸿信。
雁王也不恼,继续以一种一切尽在掌握的语气说道:“所以,你要在三个月内都听我的。”
眼见气氛越来越沉郁,赤羽眼疾手快腿更快:“两位慢聊,我有事先行一步。”废话,按着情况下一秒雁王将策君壁咚了他都不会感到奇怪。所以,还是先走为妙。
——当然,彼时的赤羽信之介从来没有想到过,他有一语成谶的能力。
当赤羽的身影消失在走廊里后,公子开明终于感觉到了一丝危险,可是……
“唔!疼…”他根本来不及逃离,就被上官鸿信扳住肩膀压在了墙角,后背重重撞在了瓷砖上。他疼的眼泪都快要出来了,可某人不仅没有放开他,而且还……
如果有人经过这个偏僻的走廊的话,他就会看到,一个身着黑红相间风衣的男人压着另一个稍矮一点的穿黑金风衣的男人在亲吻,那靡靡的场景,让人脸红耳热。
“所以,你要听我的,公子开明。”雁王在他的耳边低语,一字一顿。
“那么,”松开钳制住公子开明的手,上官鸿信勾唇,“首先,去吃午饭。”
某人一直不说话,低着头,安静的被拉着走。
公子开明,现在的你,是第几个思想呢?
所以,当赤羽好不容易平复下心跳,来到某人约他的地方后,迎接他的,是一个来自千雪的吻。
“生日快乐,信。”
半晌,赤羽才醒悟过来,原来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啊!果然这几天还是忙晕了头,忘得一干二净,不过…千雪,他的眼神突然柔和,幸好,我还有你。
幸好,我还有你们,我的朋友们。
觥筹交错中,都是祝福的笑容在洋溢。
“总司,你瞒我也瞒的太好了吧!”赤羽想起今天早上宫本特意提起伊织的事,原来那时候就有提示啊。那位大小姐每年都会来中原陪自己过生日,今年肯定也不例外,这点他怎么给忘了呢!
宫本微笑:“伊织订了寿司宴,今天下午五点。老地方等你。”
赤羽刚想答应,却敏锐的发现千雪的眼神瞬间有些暗淡,瞪了一眼看热闹的宫本温皇他们,赤羽软下语气,安抚自己平时大大咧咧,其实内心细腻的恋人。
“其实,”宫本尽力保持不笑,“千雪可以一起去,伊织也想见他。”
……宫本总司,这样好玩吗?!!
晚上八点。赤羽和千雪并肩行走在回宿舍的路上。
千雪平时挺豪放的,可是一恋爱就有点扭捏,赤羽平时也挺直率的,可一恋爱也有点拐弯抹角。
不过幸好,他们一直在一起,共同度过了三个彼此的生日。他们以后也会一直在一起,度过以后的每一个生日。
“哇靠!信你的意思是宫本他,他在这再呆三年就回东瀛?”千雪大惊。
“恩。”赤羽抬头,看向夜空,“因为有人一直在等他回去。”
千雪若有所思,却拉住了他的手,也看向夜空。
繁星闪烁,像会说话的眼睛,无言,却胜声。
感谢上天,让你我相遇。
回到宿舍后,赤羽开始了每年最繁重的事务之一,拆礼物。
温皇的,啊,不能说,默苍离的,U盘?竞日的,免费情侣套餐劵?
虽然大家都准备了礼物,但是,赤羽想,果然还是千雪的这份最好了!
——呵呵。来自围观的默苍离。
总之啊,赤羽信之介的第二十七个生日,过得也很开心呢。

评论(7)

热度(26)